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
【曼谷夜未眠】(30-31)【作者:海那边的情人】






字数:475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30

  Oil看我这么说,马上就问:谁是你的太阳?

  我:我是自己的太阳,你们这星月在旁,我不就是太阳吗?

  Oil笑着打了我一下,蒙混过关了,这姐俩儿也没问什么谁是星星月亮的问题。我松口气,日子不好过啊。

  明天就是宋干节了,我还没体验过,不就是泼水节吗?好玩吗?

  我收住思绪,说:咱们睡吧,我是真的太累了,好吗?

  Oil:要不是饿了,我早就睡了。

  mini微微一笑,扶着我走出spa,还是大一点的懂得疼人。

  我本想直接躺下就睡,却被他们拉着刷牙,好不容易都搞定了,我睡中间,Oil在左,mini还是在右。在中间的确不舒服,可如果我不睡,他们两个谁在中间都也不舒服。没辙,凑合睡吧。

  半夜,我感觉想去小号,挣紮半天起来,发现mini不在床上,先硬撑着去小便,然后摸到眼镜一看,mini自己盘腿坐在阳台的椅子上,看了下时间,大概5点多了,心想她不困吗?

  拿了一条大浴巾走到阳台。mini看了我一眼,没太意外,自己摆弄着手机。

  我:你怎么不睡觉?

  mini:被吵醒了。

  我:什么?

  mini:我被line吵醒了,一个韩国男生。我有点懵,之前的确听Oil说过mini和一个韩国男生关系不错,可现在摆在我面前,怎么就这么不爽呢?

  我可能还没醒过盹,半天没说话,mini一看继续说了:他追求我很久了,如果我不来甲米,他就来泰国带我去普吉岛和芭提雅了。

  我:你喜欢他?

  mini笑了下,说:我和Oil都觉得你像韩国人,他和你有点像,但比你年轻多了,他爸爸在三星管理层,他是见习律师,怎么样,如果他再求婚,我该答应了吧?

  瞬间,我感觉心烦意乱,真是没有一天是消停的。

  刚想开口怼回去,忽然感觉不太对,什么叫再求婚?猛地,我想到mini的钻戒,不会是这个公子哥送的吧?收下但没接受求婚,这也行吗?韩国这么狭隘的大男子主义国家,这也能忍?

  我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问mini才好。

  她起身回房间拿起手包,掏出那个钻戒,放到我手上。

  mini:不是很贵,我问他了,6万泰铢多一点,我把钱给他了,不欠他什么。

  我又被镇住了,天都快亮了,这是要闹哪样?

  mini一点都不给我留余地,说:你给Oil买的金戒指,她在line,instagram,wechat,都发了。你就这么偏心她吗?

  不对!我提醒自己,不能陷入被动。

  我:你对那个韩国人瞭解多少啊?买个戒指算什么?不就是花钱吗?也没多贵。

  mini:今年初他带我去韩国了,见了他的父母。

  我当时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这是我做不到的,赶紧反手一招:他家人怎么说?其实,当时我已经怒不可遏了,只是强压着怒火。

  mini这时异常冷静,没有被我的花招糊弄住,说:你给Oil买了金戒指,而我却给自己买了钻戒,我们两个现在都在陪着你,你这样对我公平吗?
  当时,我真是感觉羞愧难当,似乎比吃软饭还难堪,真的感觉很累。

  mini把我拉到身边,然后拿着手机让我看着她把这个韩国人给删了。我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,呆若木鸡,有这么一刹那想问她,怎么删了啊?忽然感觉不对,干嘛不删?留着这个高丽棒子干嘛?

  mini一点没犹豫,删完了就直勾勾的看着我说:我不需要你娶我。我也不想嫁到你居住的国家。kevin,我的爷爷是中国人,我是半个中国人。也许,我比Oil更懂你,更瞭解你,对吗?以后,你教我说中文好吗?我懂一点点,每年我都去中国玩,如果你休假,我们一起去中国旅行好吗?我要的不多,你可以娶Oil,我能理解,只是我希望,如果你有单独的时间,带我去旅行一次好吗?无论哪里都可以,只有你和我。我可以做你一辈子的情人,我哭也好,累也好,在曼谷也好,在首尔也好,无论在哪里,我是你的女人,你别丢下我,行吗?

  我顿时泪如雨下,感觉mini实在让人害怕,却欲罢不能,那时,我感觉离开她不容易。

  感觉过了很久,mini终於开口:Kevin,在泰国,你可以娶Oil,也可以娶我,只要彩礼给得了就可以。

  我:我知道。

  mini:Oil说过你希望有三个孩子。

  我:嗯。

  mini:我不想陪酒了,我学过美发,也在美甲店打工过。我想过正常的生活,现在我有100多万泰铢,Kevin,我们结婚吧。我们一起开个发廊,好吗?

                31

  mini连珠炮一般的话,让本来就迷迷糊糊的我,完全招架不住。

  我在脑子里过了一遍:韩国人,有钱也有能力,比我年轻,求婚,拒绝,删了Line,mini说不用我娶她,说我可以娶Oil,也可以两个一起娶,最后又说和我结婚,一起开发廊……我感觉要么是自己没睡醒,要么就是她在发癔症,或者,巧了,都是。

  真是愁人了,这天都快亮了,大过节的,我怎么回答才好呢?

  我:mini,good girl,咱们去睡觉好吗?你让我好好想想,我和你发誓,你说的话,我都记下了,一定会认真去考虑的,我们还有时间,可以一起慢慢商量,讨论,好吗?但是现在,我们需要休息,在头脑不清醒,身体疲劳的时候做决定,是不明智的。

  mini的眸子闪过一丝失望,但很快就调整过来了,她知道,我说的是对的。

  我对佛祖千恩万谢,先熬过这一关再说吧。以后的沟沟坎坎,也只能见招拆招了,毕竟我只是个凡夫俗子,哪能做超脱的圣人,哪能一下就成了了无牵挂的没事人呢?太难了,反正我是做不到的。

  可是,这样纠缠,对谁都未必是好事,可是,我们三个都难以自拔,这时候,最自私贪心的我,最应该是功利和虚荣的两个gogobar姐妹花,都已经彻底忘我,都在小心翼翼的豁出去,小心翼翼的,还要豁出去,多可笑,生活不就是这么可笑吗?又怕又想要,这是不是和女生刚被破处后的感觉有点像呢?
  我拉着mini走回卧室,看了看自己买的大浴巾,300泰铢一条,结果在沙滩一条都没用上,也不能怪Oil数落我乱花钱。

  我刚才拿这玩意儿做什么?哦,因为我是裸睡,起来找mini真是赤裸裸的,结果一激动,浴巾扔一边,还是没用上。

  这时,感觉就要日出了,鱼肚白的天马上就要被染得红彤彤,我哄着mini睡下,亲了下,顺着摸一会她的秀发,然后穿上内裤和浴袍,拿着一瓶jdwith cola走回阳台。

  这是我第二次看日出,第一次是4,5岁的时候叔叔婶婶带我去山海关,在鸽子窝看的,那时我差点就走丢了。如果真走丢了,就可能没有我的今天了,命运真的很神奇。再拜谢一下佛祖吧,我们能活到现在,其实有时真就是个奇迹。
  我转头透过玻璃看着床上这两个活祖宗,歎了口气,问了下自己,该怎么办?
  真是没辙,爱谁谁吧。其实我感觉自己挺困的,但是又不想睡,想着宋干节的白天估计休息不了,可就是这时逼着自己别睡觉。

  干嘛呢?7-11转一圈吧。我真是太喜欢泰国的7-11了,24小时营业,风雨无阻,有酒有吃的,到处都有。

  穿上T恤和短裤,拿着手机、钱包还有门卡,我小心翼翼得关上门。看了下时间,已经过了6点了,4月的泰国天这时已经亮了。

  本以为这么早至少酒店的住客都还在睡觉吧。结果看到一对老夫妇手拉着手在散步,看他们去的方向,应该是去吃酒店的餐厅吃早饭了。我觉得他们至少快80岁了,这时还能这么好,这么恩爱,太难得了。

  我比mini大10岁多,比Oil大更多,如果可以在一起,我们这么老了,还能这么好吗?是不是早就去阎王爷那报到了,如果我先走了,他们怎么办呢?而如果他们走了,我怎么办呢?

  我忽然感觉有点冷,说再见,也许还真能再见。可是说永别,那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。你怕吗?反正,我很害怕。

  走进7-11,我看到在卖水枪,大大小小都有点,比不了大型超市,但是宋干节,水枪必不可少,我买了三个,人手一枝。其实,我比他们多一枝,只不过,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用罢了。

  等回到房间,看着这两个小美人,一个蜷缩身子,一个大字型,就这么睡着。
  我脱光了直接躺在中间,天亮了,我好困。

  滋滋,滋滋。哈哈,哈哈!我睡眼惺忪,勉强睁开看了一眼,就闭上了,他们两个都醒了,拿水枪喷我。真是自作自受,谁让我以前拿着自己的小手枪对着他们的脸喷来喷去呢。

  我拉起被子躲进去,Oil一把就掀起来了,说:起床啦!我饿了,今天是宋干节,不许睡懒觉!

  我:几点了?

  Oil:8点半啦!

  我:这么早,你不困,我还想睡一会。

  mini:起来吧。咱们一起去寺庙拜一拜,好吗?

  mini一下就说到我心里了,我不能算是个无神论者,尤其是到了泰国,我的condo离着辉煌象神很近,即使我不是佛教徒,却也时不时去买着花、香烛、水果去供奉和祈祷。我拿着人家给我的卡片念着中文的经,想求点财,还想要不止一个好老婆,如果象神让我如愿,我一定年年都来跪拜,年年请人给你跳舞,如果没做到,我就被天打雷劈。我的毒誓是在吓自己,而我的愿望却是在骗自己,可是,人总得有点愿望,万一实现了呢?如果一辈子都没实现呢?真到那时,你早就看开了,别说愿望,能活着就不错了。

  我穿戴整齐,和Oil、mini一起出门。她们两个都穿着白衬衣和深色的长裤,一丝不苟。

  走到一座寺庙,我们在门外脱下鞋子,走进大殿,双手合十,跪拜,口中念叨着,求佛祖和菩萨原谅自己的罪孽,求他们让我们过得好一点,求他们让我们的家人朋友健康和快乐,我还偷偷求了下,求佛祖让他们别离开我,求佛祖给我多活一些年,让我老了老了,他们也老了老了,我送他们走,不让任何一个独守没有了姐妹,也没有了我的孤独,等都送走了,我也就走了。我感觉自己勇敢又怯懦,我是个男人,可是不是每个男人都和我一样呢?说不好。

  我从钱包拿出3000泰铢,一人一千,佈施给寺庙,尽管我知道泰国的寺院其实很腐败,很乱,泰国和尚未必都是好东西,可我掏钱还是没犹豫。我敬的是佛祖,敬的是自己的心,而不是这些酒肉和尚,他们作孽以后陷入无间轮回苦难,而我才不怕这些,我想Oil和mini也不怕,我们都是好人。

  我们三个手拉着手走出寺庙,没走多远就被好几个小孩拿着水枪突袭。我其实还好,可他们两个穿着白衬衣,这时有点透明,有点尴尬。

  我赶紧拉着他们小跑回酒店,等回到房间,都已经是全身湿透了。这已经算好的了,半路我是看到有人用水盆和水桶直接泼啊,这简直是妹子们的天敌,别说全身湿透,那妆可都白化了。有时,女孩的胸,下身,屁股都露出来,也许都问题不大,可要是脸露了,那就完蛋了,同理,泼水别泼脸,否则你小心点,遇到个较真的泰国女孩,你就死定了,他们不比四川湖南的妹子差,一样吃辣,可能还更泼辣,你就自求多福吧。

  索性身上都这么湿了,我直接开了spa,让Oil拿几瓶酒过来,然后拉着他们两个一起坐进去。

  Oil:kevin,你今天许了什么愿望?

  我:说出来就不灵验了。

  mini:你不说,也未必灵验啊。

  我:你注意点,敢质疑佛祖啊。

  mini看着我微笑说:不敢。

  我可是和佛祖许下心愿了,如果应验,我每年都会来拜祭供奉,一辈子都会做。

  Oil:你许了什么愿望?

  mini直勾勾的看着我说:Kevin,我能说吗?

  我有点纳闷,什么意思?还问我?我:你如果想说,就说吧。不灵验可别怪我啊。

  mini还是微微笑着,喝了一口冰锐,然后走过来,拉起我的右手,又拉起Oil的左手,搭在一起,说:我和佛祖许愿,你们两个结婚,你们两个永远在一起,你们告诉我,这个愿望会实现吗?

  Oil这时有点懵了,而我半天憋出一句:你希望这个愿望实现吗?

  然后直接凑到mini耳边说:你不老实,你这么说,还要我怎么回答?你这愿望是真心的吗?

  mini也对我耳语:我这愿望是真心的,我想成全你们两个,可我说出来了,也因为我不想它应验。怎么样?我昨天和你说了的,你忘了吗?我们结婚吧!
  kevin!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提示:收藏本站,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 | 本站所有资源由黄色资源网独家提供 | 永久收藏说明 - 无法观看说明 | 购买广告位请点击
本网站成人内容收集于全球互联网,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自行离开!适度观看电影 注意保护视力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